导航
所有车型
导航
Porsche - 7:54:52.6小时

7:54:52.6小时

当满身油污、被烈日炙烤得通红的温贝托·马里奥里走出保时捷 550 A Spyder 的那一刻,他为当时刚刚起步的年轻品牌“保时捷”创造了最重要的一场胜利。

塔格·佛罗热(Targa Florio)大赛,意大利西西里岛,1956 年 6 月 10 日。温贝托·马里奥里(Umberto Maglioli)在这一炎炎夏日驾驶赛车来到赛道起点前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纽柏格林赛道 1,000 公里比赛后的一个周一晚上,一群赛车爱好者来到保时捷赛车部门主管胡什克·冯·汉斯坦(Huschke von Hanstein)的家里,他们萌生了一个想法, “为何不让新型的保时捷 550 A Spyder 去角逐塔格·佛罗热大赛?”

这是一个极为大胆的计划,当时保时捷的初衷是让这部赛车从巴黎开到南部的小镇蒙丽瑞去参加 1,000 公里耐力赛。这辆只有 1,500 cm3 排量的灵巧型赛车有很大机会夺得同级别的赛事冠军。但在西西里岛,以较低的性能挑战诸多竞争对手,这种想法似乎更加诱人,更何况塔格·佛罗热大赛的奖金十分丰厚。而意大利人马里奥里正是非常适合此项赛事的车手,三年前他就曾获得葡萄酒和香料公司 Vincenzo Florio 主办的塔格大赛的冠军。这位 28 岁的意大利车手没有让人失望,他稳健地驾驶着白色的 84 号保时捷 Spyder,轻盈而灵活。在这一每圈长达 72 公里的赛道上,车手除了要驰过无数的大小弯道和上下坡,还要在小镇狭窄的街道上和车迷随意停泊的汽车旁飞掠而过。

马里奥里驾驶的保时捷就像钟表一样精准,而竞争对手却随着时间一个个退出比赛,有些甚至在训练中就已退出。法拉利、玛莎拉蒂和阿斯顿·马丁的厂队赛车都过于沉重或不堪一击。马里奥里从第二圈开始就已保持领先,直到终点也未被超越,10 圈,720 公里,8,000 多个弯道。马里奥里在这个炎热的六月天里战胜了自我。到达终点时,他已领先第二名皮耶罗·塔鲁费(Piero Taruffi)将近一刻钟的时间,直到这时他才感觉到身体仿佛经受了严刑折磨一般,整个身子像木板一样僵直,两条手臂炙烤在烈日下而疼痛难忍。他疲惫不堪地从满是油脂和污垢的保时捷 Spyder 中走了出来。一群斯图加特赛车爱好者在周一的那个晚上提出的设想终由他实现了。对于那时还很年轻的保时捷品牌来说,这是最伟大的一场胜利。

作者 Gregor Mes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