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車型系列
Menu
Porsche 瞬息間的獵人,興奮地放鬆著。

瞬息間的獵人,興奮地放鬆著。

駕馭全新 Taycan 旅程穿越安達露西亞。
生活風格
閱讀時間: 8 分鐘
1/7/2020 12:00:00 AM

我深深吸入帶有鹹味的空氣。風轉強了,海浪沙沙地沖擊著沙灘。我張開眼睛望向天際中線條清晰的雲朵。它們撒下夕陽的光束,令這座沙灘綻放著從未見過的橘紅色光芒;太陽的餘溫令我即使在清涼的風中也不感覺寒冷。

從南邊的海岸啟程

身為一名攝影師,我熱愛這股隨性。我當然是以攝影為生,但是我從這樣一次公路旅行中所得到的,意義遠超過照片:在城市中、鄉間或是市集上與人們相遇,帶給我許多啟發,並且讓我的生命更加豐富。我的相機讓我的感官更敏銳,同時也使我更瞭解我的感覺。

它將我載到馬拉加中央市場 Mercado Central de Atarazanas 前。經過大門入口上呈現馬拉加不同古蹟的大型玻璃窗後,開始人聲鼎沸。在所有賣著水果、魚、肉、咖啡、蔬菜和香料的攤子和店面之間充滿著熙攘與吵雜,不禁令人想起海岸對面的阿拉伯市場景象。

不久後我再度出發。今天我還要造訪隆達 (Ronda)。

我目標清單中的一個目的地

其實我非常喜愛旅程中的粗獷、不舒適、離開自己的舒適圈。自從我幼年時與父母在斯堪地那維亞在汽車和帳篷中度過假期以後,北方對我的吸引力通常都勝過南方。在挪威白雪皚皚的山區,在沒有電和自來水的簡陋小屋中過夜,對我來說,它的意義更勝於旅館的舒適:當下所有事物都不方便,然而這種不便利在事後回想時通常造就了旅行的吸引力。離開舒適圈,就為了一張好照片。

但是這並不代表我追求簡陋的願望是決定旅行目的地的主要因素;不,我旅行的目的,是要追求那些只有我的腦海能抓住的剎那,而不是相機。

隆達 (Ronda) 一直在我的口袋名單上:城市南端被一個雄偉無比的深谷與其他城區分開,只能靠兩座歷史橋樑與城市相連,這樣的景像讓我深深著迷。

今天就是這樣的一個日子。

然而從我離開那個馬拉加市場以後,首先穿過濃霧瀰漫的羊腸小道往上直駛托爾卡爾山 (Torcal)。在此我稍事休息:戲劇性的喀斯特地形帶來張力十足的照片,它的形成來自所謂的倒轉地形 (Inverted Relief):今天成為高聳粗獷的岩壁,在大約 7 百萬年前這裏還是海洋的底部,也因此這些岩石結構中充滿了貝殼。在繼續前往隆達的路上我經過艾爾布爾格 (El Burgo),這裏的天氣轉晴而讓我享受到非常美麗的夕陽。晚上我抵達了隆達,在橘紅色的路燈光影下我穿越彷彿迷宮似的老城中狹窄的巷道。

前往薩阿拉山 (Zahara de la Sierra)

這個晚上星空燦爛而因此非常冷冽,然而若想利用特別的光線模式攝影,那就得貫徹始終。沒問題,我非常樂意。因此我準時地在藍光時段 (Blue Hour) 內站在著名的隆達橋上等待日出。彷彿之字形裂縫的峽谷將老城與新城各自分隔為兩邊,令人有同時處身於文明與野外之中的感覺;在此可以令人覺得站在大峽谷 (Grand Canyon) 的邊上——然而幾百公尺以外的咖啡館卻已人聲鼎沸,我坐進其中的一個咖啡館享用早餐以提高體溫。我決定了將 Castillo de Zahara de la Sierra 城堡作為我下一個路段的目的地:從高聳的碉堡上可以遠眺海岸,今天的晴朗天氣已經承諾了美麗的作品。

上午我慢慢地將隆達拋在腦後,很快地駕駛在狹窄而陡峭的路上而前往高踞於海面的觀景平台。Taycan 再次證明了它作為完美旅伴的品質。濃厚的白色積雲令人彷彿覺得山頂上開出了許多花椰菜,它們的陰影則撒落在深遠峽谷中的土耳其藍色海水上。我從 Taycan 走出來,感受著面前這個令人屏息的遠眺美景。

途徑夢幻般的秀麗 Sierra de Grazalema 山後繼續前往大西洋海岸。Taycan 在一路上總是不斷地引人目光:兩位馬車夫行駛在兩線道的圓環上而幾乎撞出了邊緣。所幸他們終究打彎順利而平安無事。

瀕臨大西洋

剛才還沉浸在獨特橘紅色光線裏的海灘,此刻位於直布羅陀北部一個小時路程的地方已經呈現濃重的紫色。太陽幾乎已經完全下沉,沙灘上的所有景色被一種超現實的光所吞噬。再一次地,我深深地吸入帶有鹹味的空氣,不禁憶起庫克斯港市 (Cuxhaven),我成長的地方。在那裏我常在傍晚跟著朋友前往沙灘看落日,並且傾聽潮間帶上,漲潮拍岸和落潮清脆的聲響。回家的時候,太陽早已消失在地平線下,模糊的海浪聲已被我們拋在背後。

也許這正是我在此刻此地再度感受到的自我決定,而讓此瞬間片刻顯得彌足珍貴。

"我這次旅行的目的其實是攝取我腦海中,而非照相機裏留下的那些瞬間。"

公路之旅行程的第二天即將結束;Taycan 的車門自動關上。

身在安達露西亞首府

現在還有點冷。我坐在酒店陽台上享用早餐。太陽已在幾分鐘前升起,它的光線令我覺得溫暖。

昨晚在沙灘的片刻始終還不斷地振動心頭。

理性地看來,光子們穿過鏡頭而碰觸到我相機的晶片,而將我在某個瞬間所看見的儲存起來:紫光、海浪上方的雲層、一個沙灘。在最好的情況下甚至還能拍到讓我上傳到 Instagram 的好相片,而去感動他人。然而光子如何讓這樣的瞬間烙印在我的腦子裏,經年累月,有時候甚至數十年,或是一輩子——這是照相機做不到的。

在我的公路之旅最後一天將前往塞維亞 (Sevilla)。海洋、山脈、森林、簡樸稀疏,以及像隆達和此省首府這樣令人欣喜的小地方——在南西班牙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天,但是留下的印象非常地豐富多樣。現在我和其他人發掘了不少新視角,並且在照片上保存了光子。但是,我從這樣一個公路之旅所獲得的,對我而言遠多過我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