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所有车型
导航
Porsche - 双人舞

双人舞

Porsche与斯图加特的约翰•格兰高(John Cranko)学校——世界上最负盛名的芭蕾舞培训学校之一,达成了特殊的伙伴关系。即将新建的新秀培训中心 得到了 Porsche 一千万欧元的赞助。今天,来自这所学校的艾丽西亚•加西亚•托隆特拉斯(Alicia García Torronteras)和马蒂•帕伊克萨•费尔 南德斯(Martí Fernández Paixà)将 Porsche 厂区变成了舞台。

九个女孩在把杆旁站立着,一位女士正用钢琴弹奏着弗朗茨•李斯特的作品。艾丽西亚收紧和伸展着身体,以便能够轻盈而优雅地做出各种造型和舞姿。来自莫斯科的教师维拉•波塔什吉娜(Vera Potashkina),用敏锐的目光跟随着每一个动作。艾丽西亚的下巴抬得很高,这种高傲的气质,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一名芭蕾舞者。她的头发被利落地扎成发髻,这使她的眼睛看起来更大。她的眼神既严肃又颇具批判性。为了通过最后的考试,她的身体还需要进行最后的雕琢。此时此刻,除了音乐和她的身体,世上仿佛空无一物。五分钟前,在介绍自己如何来到斯图加特时,她还是一个可爱而腼腆的 18 岁女孩,此刻却仿佛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约翰•格兰高学校将为她铺平通往世界知名舞台的道路。

“您可以在学校里随意拍照”,电话那头的女士如此说道。“我们更希望让他们俩去工厂里拍照。”电话另一端传来一阵笑声。“可以吗? 温度不会很高的,我们需要他们一整天的时间。”“当然可以。也许他们俩还可以搭乘 一俩 Porsche?”,女士问道。“我们早晨八 点来学校接他们。”“他们俩肯定会很高兴的。他们应该带点什么?”“请让男孩穿一身黑衣服。 艾丽西亚穿一身白衣服。”

艾丽西亚•加西亚•托隆特拉斯来自西班牙的科尔多瓦(Córdoba)。她在儿童时代酷爱弗拉门戈,直到后来接触并迷上了古典舞。14 岁时,她就已经击败 30 名竞争对手,在马德里通过了音乐学院考试。然而,要想走上职业道路,继续学习是必不可少的。问题是到哪里?她以前曾经听说过约翰•格兰高学校,可是斯图加特这个城市又如何呢?为此,她和父母一起专程拜访了这个陌生国家的陌生城市。她觉得这里有点冷,但这所学校却令她倾心不已。艾丽西亚最终轻松通过了入学考试。  “突然间,我就被来自世界各地的男孩女孩包围了”,艾丽西亚睁着大眼睛回忆着,“日本、美国、意大利,还有巴西。语言的混乱简直快让我发疯了。”然而仅仅在两年后,她就在这里声名鹊起。艾丽西亚被世界著名的斯图加特芭蕾舞团招至门下。她在《吉赛尔》和《克拉巴特》中的舞台表现,已经令观众惊叹不已。当然她为此所付出的的代价是:练习,练习,再练习。她的父母一年也许只能见到她两次。

“我们都有些想家,这使我们有了许多共同语言”,校长塔德乌什•马塔茨(Tadeusz Matacz)说,“也令我们更加坚强。”马塔茨曾经在华沙和卡尔斯鲁厄担任独舞,后来也在那里作为芭蕾舞教练和编舞指导。1999 年以来,他一直在约翰•格兰高学校工作,如今他已经是来自 22 个国家的年轻人的负责人。为了跳舞,他们牺牲了一切。“钱对我们来说不是最重要的”,马塔茨说,“我们属于最后的理想主义者。舞者从不哀叹。”

这群人的出现在 Porsche 博物馆中引起了轰动:带着大灯的摄影师,两位身穿芭蕾舞服的年轻人,这样的场景的确出人意料。艾丽西亚和马蒂刚 刚在承重墙的一个镂空三角上方跳完舞。马蒂笑着说,“可能是因为上面有些窄。我根本无 法将艾丽西亚真正举起来。”“这里真是一个有趣 的舞场”,刚刚在 Panamera 里热完身的艾 丽西亚认为。芭蕾舞裙能够提供的保护太少了。“我们接下来做什么?”,马蒂问道。

舞者必须对力量具有很好的驾驭能力,而迪米特里•马吉托夫(Dimitri Magitov)正是这方面的好手。这位乌克兰血统的德国教师,为来自巴西、智利、意大利、西班牙以及瑞士的各国年轻舞者提供了宽松而又系统的指导。排练室中回荡着贝多芬的乐曲,马吉托夫只需几句简短的指示,就能将力量引导到正确的方向。男孩们跳得又高又远,比运动健将更令人印象深刻。当他们真正放开手脚时,有时还不得不慢下来,以免撞上墙壁。令人惊讶的是,即使被众多极具天分的年轻舞者所环绕,马蒂的表现仍然很突出。如果没有意外,他将和同年级的一位巴西人一起加入斯图加特芭蕾舞团。他已经可以在斯图加特国家歌剧院参加《吉赛尔》和《克拉巴特》的演出,就像艾丽西亚一样。他的肢体语言表明,他是一个不愿意将事情复杂化的人。正如他说的:“我在这里是为了跳舞,我也正是这样做的。一天十小时,除此之外的我什么也不做。”

马蒂•帕伊克萨•费尔南德斯是一个骄傲的加泰隆人。和他的两个兄弟一样,马蒂很早就开始跳舞了。他最早学习的是街舞和爵士舞。在进入一所私人学校后,古典舞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大。三年前他在柏林参加了一场重要的竞赛。作为评委,塔德乌什•马塔茨亲眼目睹了他的临场表现。他问马蒂:“你愿意去斯图加特吗?”这令马蒂很惊讶。他考虑了一天,然后同意了。诸如此类的时刻,对于马塔茨来说无疑是一种成功体验。塔德乌什•马塔 茨通过竞赛结识了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作为炙手可热的评审员,他常常四处走动。他说:“具有天分的舞者是很少见的。我们在这里并不是要批量地造就平庸的舞者。相反,我们与世界上其他知名学校一起竞争最优秀的天才。”

拍照是一件伤脑筋的事情,对于芭蕾 舞演员也是如此。关于舞姿、延迟、位置的讨论贯 彻始终。艾丽西亚在楼梯平台上摆好姿势,以配合马蒂的舞姿。整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休息一下, 艾丽西亚,喝点东西!”“我该做什么?”马蒂问道。“你看到那个斜面了吗?”,摄影师拉斐尔问道,“你也许可以……”马蒂会意的一笑,接着在陡峭的 墙上做了一个纵劈叉。这样的身体控制简直太疯狂了。“马蒂,注意你的胳膊。压背要彻底到位”,塔德乌什•马塔茨说。艾丽西亚则钻进她的羽绒服中,远距离观察着她的舞伴。“你看到黑天鹅了吗?”艾丽西亚微微一笑。“是的,就像一部好莱坞影片。不过太夸张了,这与芭蕾舞中的现实毫不相干。”

南非人约翰•格兰高在 1961 年接手斯图加特芭蕾舞团,并在自己身边召集了诸如玛西娅•海蒂(Márcia Haydée)、比尔吉特•凯尔(Birgit Keil)、艾岗•马德森(Egon Madsen),以及理查德•克莱根(Richard Cragun)等众多著名舞蹈演员。他们的首次巡回演出,就在美国、法国、以色列以及前苏联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并奠定了“斯图加特芭蕾奇迹”的世界知名度。此外,他还成立了一家与芭蕾舞团联系紧密的年轻舞蹈演员培训中心。1971 年,西德的第一家芭蕾舞学校在一家古老的斯图加特出版社厂房内成立,并提供了从基础培训到职业资格的系列课程。格兰高在 1973 年逝世,1974 年之后,学校就一直以他的名字命名。如今 Porsche 将赞助一千万欧元用于这所学校的新建。这既是一个跨越历史维度的事件,对于德国来说也是首次。“像我们这样的机构,通常是通过分配得到房屋的”,马塔茨校长说。“这将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德国建造纯粹的芭蕾舞学校。对此没有任何经验可循。”斯图加特芭蕾舞团、市政府,以及 Porsche 携手迈出了第一步。

天开始下雨了。薄薄的演出服装无法保 护艾丽西亚的肩膀,她却毫不在乎,继续用足尖走到一条直线上就位。“休息一下,艾丽西亚。”“不用,不用。我很好,一切都好。”“我们能不能也拍张照片?”,一位 Porsche 员工问。此刻马蒂正站在一台发动机后,它马上就 要被安装到车上。Porsche 的员工们给了我们两分 钟的时间。“我该跳多高?”,马蒂问。“腿到头部高度就可以了,不用再高了”,马塔茨说,“他们想先拍一张横版的。”艾丽西亚笑嘻 嘻地站在旁边。“练习中的眼神为什么要这么严肃? 非得这样吗?”“不,不”,艾丽西亚说,“要知道, 只要站到舞台上,我就什么都忘了。只有我和音乐。练习中涉及到态度和技术,完全是两回事。因为我需要全神贯注——我看起来真的那么糟糕吗?”马蒂只是摆了摆手。“姑娘”,他说,“我们男孩 也很全神贯注的。女孩们只是表现的有点不同而已。”

在塔德乌什•马塔茨看来,舞者的乐器就是他的身体。这种看法完全是出自他专家的角度,以及学校主管的经历。他进一步解释说:“舞者必须长年累月地塑造自己的身体,直至完美,除此之外没有其他选择。小提琴演奏者可以购买一把斯特拉迪瓦里名琴,让他的演奏更动听。但这对舞者而言却完全行不通。”从八岁到能够登台演出,每一个环节经历的时间都很长。通常说,在青春期开始之前越早开始训练越好。首先需要训练的是足部肌肉的稳定性,因为整个身体正是被这些肌肉举起并停放在趾尖上。马塔茨说:“抛开足尖舞,古典舞蹈也就无从谈起了。”其次是灵活性的训练。“芭蕾舞是最复杂,也是最困难的运动。因此首先要喜爱它,单有天分是不够的。

天逐渐黑了。拉斐尔为最后一个主题再次按下快门,拍摄工作在历时八个小时后终于大功告成。虽然有些冷,虽然受到了雨水的干扰,气氛却相当融洽。“你们俩真是太棒了”,摄影师说,所有人都鼓起掌来。马蒂在告别时拥抱了每一个人。艾丽西亚笑着说:“非常感谢!”舞者确实从不哀叹。

最优良的培训促成
最顶尖的表现

Porsche 多年以来一直以各种方式在教育、社会、文化、体育等领域做着自己的贡献。企业社会责任部(CSR)始终以积极承担企业社会责任和提升地域吸引力为目标,管理世界各地的各项活动。其中也包括与世界知名文化机构达成伙伴关系。在莱比锡,Porsche 赞助了歌剧舞会和莱比锡音乐厅;在斯图加特,Porsche 赞助了当地的芭蕾舞团。与此同时,Porsche 还常常关注年轻一代的成长。“只有良好的培训,才能带来顶尖的表现”,Porsche 董事会主席穆伦说道。正是基于这一出发点,Porsche 为约翰•格兰高学校的新建提供了一千万欧元赞助。这笔资金将流向“符腾堡州斯图加特国立剧院赞助基金会”。斯图加特市政府为该基金会投入了一千六百万欧元。

即将新建的新秀培训中心,其课程包括预科(九岁以下)、基础培训(16 岁以下)以及专业阶段(19 岁以下)的实践和理论学习。学校还提供了宿舍,这样所有学生就不必再住在校外。培训中心在物流方面也达到了极致。新的建筑(见上方动画)拥有八个大型排练室,一个现代化厨房,以及一个独立的理疗区。这里为舞者提供了理想的条件,这也是校长塔德乌什•马塔茨争夺天才的最佳优势。“一所现代化的学校,将是到我们这里来的一项额外诱惑”,他说。这个耗资约 4,500 万欧元的项目预计将在 2018 年完工。

作者 Reiner Schloz
摄影 Rafael Krötz